未分类

可以免费自己开直播的软件

,最快更新盛世为凰!

“他什么时候醒?”

“这——”

祝成轩迟疑了一下,轻声说道:“我,我不知道。”

一听到这话,周围的学生立刻哄闹了起来,而那位夏辅修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他抬起手来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不要喧闹,然后冷冷的说道:“这位小公子,你这样,让我们也无话可说了。”

“我——”

祝成轩越是紧张,越是说不出话来。

南烟说道:“轩儿,不要急,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祝成轩对着她点点头,然后说道:“这种病症发病之后,本来人就会昏厥一段时间。而且刚刚——”

他低头看着流了一地的鲜血,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刚刚我原本是打算给他放一些血,减缓病症之后就立刻包扎的,但是——你们把我抓起来,让我没办法及时给他包扎,他现在失血过多,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周围的人听到他这么说,都迟疑了一下。

而那位夏辅修冷笑了一声,说道:“照你这么说,这个人是我们害的咯?”

雪地中碧眼如珠的异国少女

一听他这么说,周围的人也都露出了恼怒的表情,怒道:“谁知道你到底是在救人还是在杀人?”

“现在人半死不活,当然随你怎么说。”

“若人真的死了,就没有你这些废话的余地了!”

祝成轩急切的说道:“可我说的是实话!”

南烟也冷冷的说道:“诸位,你们要他解释,可他现在说了你们又不信,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她的年纪虽然也不算大,但衣着华美,气质高贵,开口说话的时候自带一股肃然之气,周围的学生一看她这样,倒也都安静了下来。

那个夏辅修冷冷说道:“你是什么人?”

南烟的目光更冷:“我是他的长辈,他出了事情自然要我来说话;倒是你,一个小小的辅修,你们夫子还没开口,你怎么那么多话?”

那夏辅修被她说的一愣:“你——”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简若丞。

简若丞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虽然一言不发,但周身散发的气息,绝对不是一个“简家二公子”,或者一位竹间书院的夫子所有的。

那是中书省右丞的气势。

南烟知道,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在官场上呆过的人,对规矩和品级都非常的在意。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夏辅修的来历,但从他一出来就大声嚷嚷,却完没有理会简若丞,又观察了简若丞的态度,她感觉到这两个人之间并不和睦。

所以说这句话,南烟是有目的的。

这个夏辅修对简若丞道:“夫子,你看该怎么办。”

不过他的态度倒是不卑不亢,甚至在话语中透着一股凛然在这位夫子之上的架势。

南烟隐隐感觉到,这个人的来历不简单。

“……”

简若丞沉默了好一会儿,却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走到那个钱修文的面前,低头看了他好一会儿。

然后才淡淡的说道:“这位小公子,你所说的都是一面之词,若没有证据或者别的人证很难取信于人。”

“我——”

祝成轩自己也迟疑了下来。

南烟立刻说道:“那夫子的意思是——”

简若丞说道:“等人醒了,一问便知。”

“……”

“在这段期间,这位小公子不能离开竹间书院一步。”

“什么?!”

南烟一听这话,眉头拧了起来。

他这么做,不就是要把祝成轩扣押起来吗?

若是别的还好,可祝成轩乃是堂堂魏王殿下,皇帝的亲儿子,他们竟然要把祝成轩扣下来,那不是摆明了要跟祝烽过不去吗?

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简若丞是很明白这其中关系的。

南烟皱着眉头,沉声说道:“夫子,夫子应该很明白,此举会带来什么结果。”

“……”

简若丞淡漠的看着他,毫不动容。

看来简家的事情他已经认定了,也不会轻易的改变想法。

而周围的学生听到南烟的话,都嗤之以鼻。

“怎么软的不行来硬的,威胁我们夫子?”

“我们可不怕!”

“就算皇帝来了,杀人也得偿命,王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

听到这些义愤填膺的话语,那夏辅修冷笑了一声,对着南烟说道:“夫人,你可听清了?”

“你——”

就在这时,祝成轩说道:“我也是不会走的,我要留下!”

“……!”

南烟大吃一惊,愕然的看着他:“轩儿,你——”

简若丞也有些意外。

祝成轩此刻反倒冷静了下来,对着身后反扣着他手的几个学生说道:“你们先放开我,让我跟夫人说几句话,我不会走的。”

几个学生迟疑了一下,便放开了他。

祝成轩走到南烟身边,低声说道:“娘娘,我也不想背负着杀人的罪名,这个人一定得醒过来,才能证明我的清白。所以我要留下来照顾他,一直到他醒为止。”

“可——”

南烟还有些迟疑,但抬头看向那位夏辅修和周围的一些人的目光,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她想了想,说道:“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没错。”

祝成轩虽然看上去柔弱,但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倒是非常的坚定,在这一点上,他骨子里还是有点像祝烽的。

他说道:“就请娘娘回去跟父皇解释一下。”

南烟低声道:“可你父皇的脾气你也清楚。”

“我相信有娘娘在,一切都好说。”

“……”

南烟被这话说得又好气又好笑。

但终究还是不放心,她想了想,又转头看向黎不伤。

还没开口,黎不伤已经先说道:“我会留下来陪他。”

南烟说道:“不伤,既然这样,那你就要小心。”

“你放心吧。”

他这么说着,又深深看了南烟一眼。

这些日子因为祝烽的刻意安排,他几乎完见不到南烟,好不容易见她一面,却又是在这种情况下。

眼神中已分明带着留恋。

南烟被他的目光看得心头微微一颤,下意识的转头避开了他,却又对上了简若丞的目光。

他沉默无语的看着他们俩。

南烟说道:“夫子,那轩儿就留在这里了。”

简若丞说道:“夫人可以放心,在真相大白之前,他不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