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成年人

南烟的心猛地一跳。

她也不傻,到了这个时候,哪怕不通军事,不懂局势的人也很清楚,祝成瑾若要离开星罗湖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外面的人终于能有机会寻摸到他的蛛丝马迹,甚至抓住他。

但,也意味着更大的危险。

南烟也绝对不相信,一个做事做到这种程度的人,会用这么重要的举措来跟自己打一个小小的赌,这就好像为美人乱江山一样,乱江山才是重点,美人不过是个说得好听的借口。

所以,与其说祝成瑾要离开星罗湖,不如说,是有一条毒蛇要离开他蛰伏的洞窟。

他要离开这个地方,将他的獠牙伸向别的地方。

感觉到南烟的目光中除了谨慎之外,还透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恐慌,但是,最喜欢看到别人眼中透露出这种情绪,就好像需要吸食别人的恐慌为生一样的祝成瑾,一眼看透,脸上还露出了一点带着狰狞意味的笑意。

他说:“如何?”

“……”

“敢不敢赌?”

“……”

极致蓝眼美女迷人

“或者,我把话说得更明白。你,还能对冉小玉有信心吗?”

“……”

这几句话,就像是他用尽力气把已经扎在南烟胸口上的刀往更深处推进去一般,南烟的呼吸都断了一下,但随即,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向祝成瑾,冷笑着说道:“你以为我不敢!”

祝成瑾微微挑眉:“怎么,你还真敢?”

“……”

“你真的那么相信冉小玉?”

南烟冷冷说道:“从进宫开始,我就知道人心易变,可是不管人心如何易变,我有一点,始终没有变过。”

“什么?”

“我相信人性。”

“……”

“所以,我相信冉小玉,她不会像你说的那样。”

“……”

“我不仅对冉小玉有信心,我更对他,有信心。你赢不了他,不管是阴谋阳谋,他都一定会赢!”

就像是学着他一样,南烟也把一把早就扎在祝成瑾胸口上的刀往里狠狠的推进了几分。

祝成瑾用力的咬着牙,脸颊上都出现了痕迹。

半晌,他冷笑道:“好,那就看看,我们谁会赢!”

说完,他站起身来:“来人!”

身后的大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响起了几个少女的声音:“主人有何吩咐。”

“把这位——‘当朝贵妃’请下去休息吧,好生伺候。”

“是。”

说完,祝成瑾对着南烟冷冷一笑,拂袖而去,当他绕过那扇半透明的屏风的时候,南烟看着上面透出的影子,恍惚间就好像自己当年初入宫的时候看到的那个身材瘦小,苍白孱弱的身影一样。

只可惜,自己在海上的时候,并没有认出他来。

而祝成瑾,显然是一直提防着自己会认出他,所以一直以来在她面前出现的时候都很谨慎,当现在自己知道的时候,一切都迟了。

祝烽……

祝烽,他不会有事吧?

只这样一想,南烟就感觉到周身都在发冷,而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很轻的脚步声,是刚刚应声过来的人走了进来,对着她说:“请贵妃娘娘随我等下去休息。”

南烟转过头来,就看见身后站着一个白衣少女,还有门口也站着几个。

一看到这几个少女,南烟的眉头又是一拧。

这些人的衣着形貌跟在许妙明府上服侍的那些少女几乎是一样的!

该死!

她早应该想到,许妙明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留在下江镇,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她提醒了祝烽无数次,可偏偏祝烽不信,甚至还对她藏了一个男人在后院这件事都无戒备!

现在看来,许妙明只怕也是祝成瑾的人。

那,她后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南烟的头脑一时间乱成了一团麻,竟也理不出个头绪来,可她能清楚的意识到一点,从踏入南方开始,她和祝烽的行动就被祝成瑾掌握在手中,如今,她人已经到了星罗湖了,而祝烽还留在下江镇。

那里,有许妙明,还有冉小玉……

想到这里,南烟的心里阵阵寒意不断的渗透出来,她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而那几个少女看着她,只轻声问道:“贵妃娘娘不舒服吗?”

“……”

南烟咬着牙,支撑着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本宫没事。”

“那,就请随我们来。”

说完,他们往外走去,南烟也只能勉强跟上去,刚刚走出大门,已经在外面站了半天的听福立刻冲上来,急切的说道:“娘娘没事吧?”

南烟苍白着脸,摇了一下头。

两个人跟着那几个白衣少女沿着左边的长廊往另一边走去,听福看到这几个少女,显然也看出了门道,脸色非常的难看,而那几个少女领着他们到了一处精舍,抬手说道:“请吧。若有吩咐,随时唤我们便是。”

说完,便退了出去。

听福也管不了那么多,扶着南烟先走进去坐下,看着旁边的桌上有水壶有茶杯,先给她倒了一杯水,但想想又停下来,准备拿出随身带来的银针试毒,南烟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必多此一举。我们都到了这里了,要杀要剐都是一句话的事,犯不着在水里下毒。”

听福想想,她说得也有道理,便将杯子送到了她手中。

南烟接过来,喝了好几口。

听福忧心忡忡的问:“娘娘,叶大——叶诤带你去见的到底是什么人?对方是不是威胁你了?咱们在这里,还能做什么?”

南烟捏着杯子,沉声说道:“听福你还记得,皇上当年靖难之役杀入金陵城的事吗?”

听福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提这个。

南烟道;“在这里说话的,就是当初消失在大火中的那个人。”

“什么!?”

听福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是,是文——是他?!”

听福虽然只是个跑腿的小太监,但为人机灵聪明,这些年来跟在南烟身边,见过一些大阵仗,也不是一味憨吃酣睡的,他眨了眨眼睛,立刻就反应过来,说道:“这么说来,这一路,都是他设计在谋害皇上和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