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草莓com视频app

,最快更新盛世为凰!

祝烽坐在御案前,一抬头,就看见凤姝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杯茶。

她的脸上是娇媚无比的笑容。

就像此刻,盛夏时节,盛开的花朵一般,美得带着强烈的冲击感。

祝烽道:“你来了。”

“望皇上恕妾冒昧。”

“无妨。”

祝烽淡淡的摆了摆手,目光落在了她手中的茶杯上,凤姝微笑着上前来,将茶杯奉到他面前。

“皇上请用。”

走过来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香风迎面扑来,加上茶水清甜的滋味,让人有一种醺然欲醉的感觉。

祝烽接过来喝了一口。

立刻,就像心火被凉水熄灭一样,刚刚那种心浮气躁,口干舌燥的感觉,一瞬间便都消失了。

娇嫩少女水灵大眼席地而坐

这茶水的滋味,不仅甘甜,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异香,喝下去,一口鲜在舌尖绽放,然后像是生根了一般,延续到四肢五体。

顿时,整个身体都像是舒展开了一样。

祝烽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嗯……”

看到她这样,凤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柔声说道:“皇上喜欢这茶?”

“这茶,滋味不错。”

祝烽平日里为人严肃,因为出身行伍,性情也有些严格,很少夸赞什么人或物,他说不错,就已经是非常好了。

站在门边的小顺子听到这话,暗暗有些惊讶。

看来皇上是真的迷恋上了这茶的味道。

那,凤昭仪她——

怕是,不会再被冷落了。

祝烽又喝了两口,然后问道:“这茶喝起来,好像跟朕平这里喝的茶滋味不太一样。”

凤姝说道:“是,这原不是炎国的茶。”

“是倓国的茶吗?”

“也不是,这是妾游历西域的时候学会的。”

“西域?”祝烽微微挑了挑眉:“这是西域的茶?”

“说起来,这其实不是茶,而是一种水。”

“水?”

“不错。”凤姝点头道:“这种水是特制的,用十几种香料熬制而成,妾年少时在西域跟随一名异人学会,现在天底下也只有妾一人会而已。”

凤姝一边说,一边走到祝烽的身边。

她身上那股浓郁的香气,更是将祝烽整个人都围绕了起来。

她轻声说道:“这种水有生津止渴,凝神静气的作用,妾听说皇上这些日子疰夏,便想将这种水奉给皇上。”

“……”

“只是担心皇上不适应那种口味,便又试着将茶加了进去,特制成了这种茶,没想到能得皇上喜欢,妾真是太高兴了。”

“……”

祝烽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说道:“你有心了。”

凤姝对着他,露出了美丽的笑颜。

不知是不是因为外面阳光耀眼这个时候看着凤姝的笑眼,祝烽竟也觉得有一点炫目的感觉。

他对女人的容貌,向来是不太敏感的。

对他而言,美丑不过一张皮囊。

再美的他都见过,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但这个时候,凤姝那张带着异域风情的面容,却在他眼前变得格外鲜明了起来。

像茶的滋味,之前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一两天没喝了之后再一尝,才发现这种滋味不同寻常。

倒是自己,忽略她了。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好了,朕要处理政务了,你先回去吧。”

“……”

凤姝愣了一下。

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透出了一丝淡淡的失落,但她也不多说什么,轻轻一福。

转身便往外走去。

就在她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见身后的祝烽又说道:“明天这个时候再送茶来。”

“……!”

凤姝欣喜的转过头去,看见祝烽,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高兴的道:“妾遵旨!”

然后离开了御书房。

第二天一大早,甚至比之前任何一天都早,凤姝袅袅婷婷地捧着茶杯又来了御书房。

看到她,小顺子已经不意外了。

“凤昭仪。”

“顺公公,皇上呢?”

“在御书房内呢,昭仪进去吧,皇上交代了,不用通传。”

凤姝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立刻走了进去。

但是这一进去,却看见祝烽的脸色微微的有些发沉。

他正盯着御案上的一份奏折。

这份奏折是朝中几位大臣联名上书,请求皇上册封宁王为京兆尹的折子。

说的话,不外乎是宁王如何为皇上分忧解难,如何为社稷肱骨之臣。

所以请求皇上册封宁王为京兆尹。

这个京兆尹,自然就是北平的京兆尹了。

凤姝笑吟吟的走到了他面前:“皇上,妾为皇上奉茶。”

祝烽转头看是她,气息淡了一下。

“嗯,你来了。”

“请皇上用茶。”

凤姝的纤纤玉手捧着茶杯,送到祝烽面前,祝烽原本就感觉气短,这个时候接过来喝了一口,茶水的滋味立刻从舌尖蔓延到了身,让他整个人舒缓了下来。

那一瞬间,甚至有一种旋晕的,腾云驾雾的感觉。

好舒服……

就在他觉得舒爽不已的时候,那双纤纤玉手又伸到了他的肩上,轻轻的揉捏着发僵的肩膀。

祝烽一愣,就听见凤姝娇媚的声音:“皇上操心国务,但也要保重龙体啊。”

她的手虽然看起来宛若无骨,却并不是真的毫无力道,揉捏着自己肩膀的时候,时缓时重,很快便舒缓了肌肉的紧绷。

太舒服了。

精神一放松,祝烽便喃喃道:“有些事情,朕不能不管。”

“天底下亿兆百姓,那么多事,皇上一个人,能管得了多少呢。”

“……”

“别人如何妾实不知道的,但妾心里就只装着皇上一个人。”

“……”

“皇上好一些,妾才能好。”

祝烽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双秋水般的眼睛盯着自己,见自己看向她,脸颊微微泛红,低下头去。

祝烽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

可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有一点不知道自己该接着做什么。

奇怪,自己从不是个不知该做什么的人。

就在他有些神情迷茫的时候,凤姝却感觉到了什么,她微微一笑,俯下身来,凑近到祝烽的面前。

樱唇轻启,吐出一口香气。

一瞬间,祝烽有一种神魂荡漾的感觉。

就在他们俩越靠越近,四片唇瓣几乎要碰到一起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南烟的声音——

“小顺子,皇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