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黄色网站下载安装

南烟下意识的问道:“怎么解决的?”

祝烽停了一下,然后说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说完,不等南烟开口,又两根指头捏着喝空了的杯子对着南烟晃了晃,道:“去,给朕续些水来。”

南烟只能接过杯子,亲自去给他倒了些水,再奉到他手里,祝烽接过来却没有再喝,而是抬头看着她道:“心平——关这两天,怎么样了?”

南烟道:“妾怎么会知道?”

“你没去看?”

“皇上不是不让人去看么?”

祝烽被她这话说得自己噎了一下,半晌才冷笑了一声,道:“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听朕的话。”

南烟道:“皇上连心平都关了,妾哪还敢大胆?”

听见她故意做出一副幽怨的表情,祝烽反倒冷笑了起来,道:“关了她又如何?关了她她就服管教了吗?朕倒是听说,她在延春阁里吃得好睡得好,日子过得悠哉的很!”

南烟心里咯噔了一下。

但是再看看祝烽,倒是没有真的生气,看来,这两天过了,那天的气也消了——

周薇_光阴十月

或者说,不是气消了。

而是饥民劫粮那件事解决了,他的心情自然也就好了起来,那么,女儿闹的一点脾气也就不是什么大事。

说到底,心平胡闹也不是一次两次,只不过这一次撞上刀口了。

想到这里,南烟走到他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那,皇上可以把她放出来了吗?”

祝烽看了她一眼:“那丫头服了吗?”

南烟笑道:“孩子光是关哪能给关服的,不还是得讲道理吗?皇上从来就最会给她讲道理的,如今,事情也解决了,皇上也闲下来了,有什么不能说通的呢。”

“哼。”

祝烽冷哼了一声,但还是立刻说道:“让人把她叫过来吧。”

南烟大喜,立刻叫人进来,下面的人听说能把心平公主放出来了,自然是高兴得要命,小顺子应了一声,便立刻让人飞跑去了延春阁传话。

不一会儿,两个小太监领着心平公主走了进来。

虽然关了两天,但心平丝毫没有受罚之后的狼狈,离开延春阁的时候,还有人特地领着她去清洗了一番,换了件衣裳才过来的,眼睛亮亮的,脸蛋儿红红的,仍旧是娇俏可爱的模样。

走到门口的时候,小顺子弯下腰,轻声对她道:“大公主,这一回可千万别再跟你父皇犟了,要不然,可就不是关两天的事了。”

心平眨着眼睛,还是乖乖的点头。

然后,就进了翊坤宫。

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一阵凉爽,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一下,延春阁那边虽然不愁吃穿,但到底不如在自己宫里那么舒服,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感觉到一阵委屈,这两天只能闷在小小的阁楼里,又不能出去玩,也没人陪她说话,连个冰盘都没有。

这么一想,眼睛就红了。

祝烽坐在前方的椅子里,沉着脸看着她。

心平小心的走过去,跪下行礼,轻声说道:“父皇,儿臣拜见父皇。”

祝烽低头看着她:“关了你两天,你知错了没有?”

心平磕头之后才直起腰来,虽然憋着嘴不说话,可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涌上来,泪汪汪的看着祝烽,突然委屈的哭了起来:“父皇……”

一看女儿这样,祝烽原本就放松下来的心情顿时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想要起身去抱她,可到底还是碍着面子,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身边不动换的南烟,咳了一声。

南烟也看了他一眼,立刻回过神来。

急忙起身过去抱起女儿,拿手帕给她擦拭眼泪:“好了好了,怎么放你出来你反倒哭起来了?”

听她这么一说,心平更委屈了几分,索性仰着脸扯着嗓子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父皇……呜呜呜,父皇!”

这一下,是真的踩着祝烽的软肋在横跳了,祝烽再也忍不住,急忙过去蹲下身来抱着女儿,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一边说道:“别哭了别哭了,怎么,父皇放你出来还不对?”

心平憋着嘴,抽泣着道:“父皇不喜欢我了。”

祝烽沉着脸:“谁说的?”

心平道:“父皇打我。”

祝烽道:“你错了怎么不打你?你还不知错?”

心平抽泣着,忍不住又嚎了起来,小嘴张得老大连小舌头都看到了。见她这个样子,祝烽纵然再有火气也消散不见了,索性抱起来走到椅子前坐下,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一边给她擦拭泪水一边哄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又没再打你你哭什么?今后父皇也不打你了——前提是,你不准再给朕犯浑,听到没有?”

心平憋着嘴,抽泣了好一会儿,轻轻的点点头。

然后伸出胳膊抱着祝烽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

看她像一只黏人的猫咪一样,南烟在一旁也忍不住大皱眉头,道:“这么热的天,好了,快下来。”

心平却不动,抱着祝烽不肯撒手了。

南烟伸手打了她一把:“你给我下来!”

“好了好了,”

这一回,反倒是祝烽软化下来,伸手挡开了她的手,说道:“好好的刚出来,你打她做什么?心平,饿不饿?让御膳房送些吃的过来好不好?要吃甜的吗?”

心平仍旧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半天只轻轻的点了两下。

祝烽便笑着让人去传话了。

南烟在旁看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但也只能随着他们爷儿俩去了。

不过,关于那件事到底是如何解决了,就一直没机会再问,等到过了两天,南烟让得禄出去打听了一下,才回来告诉她:“那件事的确是已经解决了,听说,皇上还重赏了樊大人。”

“这样啊,”

祝烽倒是难得重赏锦衣卫的人,看来,这件事的确是办得很漂亮。南烟问道:“那,那批粮食被劫走了现在又拿回来,还剩多少啊?户部那边可有入账?”

说到这里,得禄迟疑了一下。

南烟道:“怎么了?”

得禄左右看看,这才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娘娘,好像,并没有那批粮食找回来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