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快貓

仍旧留在帐中的南烟这个时候也出了一身的汗。

虽然大帐离那边还有一段距离,可这么多将士群情激奋齐声呼喊的声音还是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她的耳边,听见这些人急切的要过去报仇,她的手脚就一阵发凉。

不行!

绝对不能让他们这样!

虽然这一次,祝烽南下的目的是什么她很清楚,也明白他们炎国和越国之间的关系不可能一直以如今这样贸易互通的形式延续下去,确切的说,她明白,双方终有一战。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就是觉得,还不到时候。

至少,不应该现在这样,被对方挑衅之后便立刻动手。

可是她也很明白,在军中的情况不比在朝堂上,能冷静思虑之后再说,这么多人群情激奋,就算情绪不被裹挟,也很难违背这么多人的意愿。

再加上祝烽——

他虽然这些年来脾气变好了许多,可并不代表能让人欺到他的头上。南烟很明白,哪怕这些年很少动过手了,可一旦上了战场,祝烽才又会变回以前那个骁勇善战的模样。

那才是真正的他!

这一回……

白衬衫女生美好大片

想到这里,南烟更是冷汗涔涔,止不住的走到门口,伸长了脖子想要听外面的消息,又不知道万一真的闹出什么来,自己还能做什么。

“请皇上下旨出兵!”

“没错,让越国人血债血偿!”

“再容忍下去,他们就该骑到咱们头上了!”

祝烽站在军营当中,看着周围一张张愤怒的面孔,怒吼的声音直冲云霄,一时间他的脸色也越发的阴沉了起来。

却一直没有说话。

项元博急得面红耳赤,索性跪在祝烽的面前,拱手道:“皇上,请皇上准许末将出兵!”

“……”

祝烽低头看着他,再看向周围那些士兵,他们都跟在项元博的身后,朝着他跪拜下来,齐声道:“请皇上下旨出兵!”

跟在祝烽身后的黎不伤面对这一幕,眼中闪过了一点寒光。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祝烽。

面对眼前这么多人的群情激奋,加上,皇帝本也是出身行伍,他太明白在边境上若是纵容了对方的冒犯之举,只会让对方越来越得寸进尺,也让边防的士兵将来面临更大的威胁,所以这个时候,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就在众人屏住呼吸,等待祝烽一声令下的时候,他终于开口。

但声音,却低沉得像是从地底深处发出。

“不准去。”

一听到这三个字,黎不伤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双眼看着祝烽的背影。

项元博他们也惊呆了:“皇上!”

祝烽微微眯起眼睛,那样子像是平和,却又在貌似的平和中透出了一点危险来,道:“朕再说一遍,不准去。”

项元博急了:“皇上,为何不能出兵?”

周围的士兵也都急了,他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有些人甚至已经按捺不住的往前涌,人群不断的往祝烽的身边收拢。

一看到这个情形,祝烽身边的护卫顿时紧张了起来。

这里是军中,皇帝陛下这一次亲自来到军营,只带了他们这些护卫,可是,万一因为群情激奋发生哗变,那事情可就大了。

而眼下,这些士兵的愤怒显然没有被安抚,反倒在皇帝刻意的压制下更加的激昂。

这样下去可不行!

得禄看到情况不对,立刻转身往大帐跑去。

而几个护卫已经站在了祝烽的面前,其中一个轻声道:“皇上,皇上还是先——”

他连一个“退”字都还没有说出口,就感觉肩膀被人重重的按住,推到了一边,那护卫睁大双眼,只见皇帝陛下上前了两步,冷冷的看着那些士兵,一言不发。

一时间,整个军营都僵住了。

有一种不知何来的狠戾,一瞬间化作无形的网,笼罩在了这整个军营之上,甚至每个人的头顶上,而只有站在最前方的那些将士,士兵们才能清楚的知道,那种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威压感,是从眼前的皇帝陛下身上散发出来的。

老虎垂暮,余威犹在。

更何况,他并非迟暮。

他只是太长时间没有再亲自带兵,没有亲身上阵去杀敌,可是,他身上那种历经百战而成的杀气,却并没有因为这些年的养尊处优而减损分毫,反而在越是危急的情况下,越是激起了他不可一世的霸气来。

站在最前方,原本还想要往前涌的士兵,这个时候都哑了口。

他们冷汗涔涔,像是面对一头凶悍的老虎,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往后退。

而后面的士兵,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前面的士兵退,他们也在退。

不一会儿,祝烽的面前就空出了大片的地方,仿佛投下了一个巨大的,无形的壁障,再无人敢近他半步。

这个时候,祝烽才慢慢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低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这个时候已经脸色苍白的项元博,再看了看那边的伤兵,冷冷道:“先带他们下去治伤。”

“……”

项元博心中虽有不忿,但这个时候也明白,他们终究是拗不过皇帝。

只能低着头,垂头丧气的道:“是。”

说完便起身,招呼了几个人将那些伤兵架了下去,而其他的士兵经此一事,也明白皇帝是不可能让他们出去寻仇的,都有些颓靡的低下头,纷纷的往后退去。

这时,黎不伤上前一步,说道:“皇上,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众人一听这话,立刻又抬起头来看向他。

祝烽也回头看了他一眼。

再看看众人任有不甘的眼神,想了想,才慢慢说道:“朕让你们现在不准去,没让你们永远不准去。”

大家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项元博忍不住起身正要发问,祝烽又接着道:“但,不是现在。”

“……”

“时机不到,你们流血,也只是白流。”

“……”

“朕要让你们的血,流得有价值,流得每一滴,都让越国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这种时候,你们才该去为朕拼命,为朕流血,明白吗?”

一听到他的话,众人原本有些颓靡的情绪又一次被点燃。

众人激动的大喊:“明白!”

“我们会为了皇上流血!”

“要让越国人血债血偿!”